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石料破碎机设备哪家好 >

职场“社畜”读研图鉴

发布日期:2022-09-04 11:46   来源:未知   阅读:

  手机最快现场报码什么大学生兼职网络刷单被骗17万 求助黑客又被骗9千上班996,下班熬夜奋战提升学历……现如今,为了缓解就业内卷焦虑,职场人纷纷走上了在职研究生之路。

  来自苏北某县城的女孩小橙,在本科毕业后,选择了读非全日制在职研。选择继续深造的原因很简单,“我想通过学历的提升,为自己奔赴一线城市积累更多话语权。”

  小橙表示,另一方面则在于,父母受限于落后的观念,并不支持自己接受高等教育,也不愿提供其高中毕业后的生活费,“我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完成学业,在职研就成了不二选择。”

  小橙对学业的渴望,当下的在职“社畜”中并不罕见。而除了自我提升的需求之外,读在职研对很多上班族来说,也是一种“圆梦”。

  大四考研失利的夏芃,多年来一直希望能够二战上岸。2021年,因为单位的工作压力大,夏芃萌生了通过学习心理学来自我调节的想法。考心理学研究生对于她而言,就成了学习到心理学知识,并且圆梦硕士学历的最佳方案。

  因此,尽管已经距离第一次考研八年之久,但夏芃依然报了线上在职研培训课程,利用通勤、午休、夜晚等工作之余学习。最终,实现了清华大学心理学在职研究生的梦想。

  除此之外,加薪或转业也是上班族考研的目的之一。在本科毕业四年之后,又读了在职MBA的张玮告诉燃次元,他希望这段求学经历能成为他从传统行业跳向金融机构的跳板。

  BOSS直聘2021届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秋招早鸟季数据显示,本科生毕业的平均薪资为7382元,研究生则为11154元,后者比前者高出了51%。

  一位教育行业资深研究人士对燃次元表示,相较于本科学历,研究生学历对于职场人来说,在职称评级、高学历人才扶持等方面均有一定优势,甚至是一些岗位的必要条件。

  但上述人士也表示,尽管考研与读研裨益很多,但挑战也不少。比如如何分配工作与备考、学习时间等。此外,对于在职研学子们来说,非全日制研究生毕业后,一些企业对学历的认可度至今未能与全日制完全等同,这也是这些在职研学子再次离开高校后,会面临的一道坎。

  在职研究生又细分为同等学力和非全日制研究生(后简称非全研)两种。上述提到的三位女孩,读的都是非全研。不同于要求相对较低、只能拿到硕士学历单证的同等学力,非全研的考生,从2017年起要参加全国硕士统考招生的初试和复试,试题、录取分数线要求都和全日制研究生相同,教学方案也相同,仅上课时间不同。

  也正因为非全与全日制研究生标准的一体化,非全研也可获得学历证、学位证双证,且可享受全日制生的同等待遇。比如,今年杭州的落户政策中就提到,2017年后录取的非全研,可享受与全日制研究生相同的“先落户后就业政策”。

  因而,对于越来越多的在职研毕业学子来说,如今的他们,能够通过在职研获得比从前更优质的工作机会;有些转专业考上了在职研的上班族,也已经在展望迥然不同的职业方向;而对于那些初战考研抱憾的上班族来说,对于纯粹的学习之乐,也已然让他们感到满足。无论是哪一种,对于他们来说,更美好的前景,依然在路上。

  2018年夏天,在第一家单位工作了两年后,公司的动荡让Angel有了辞职的想法。与此同时,Angel从未放下自己的读研梦。双重因素作用下,同年8月,Angel果断离职,开始了为期4个月的研究生备考生活。

  作为新闻传播学的本科毕业生,同时也是该行业的从业者,“中传”(中国传媒大学的简称)一直是Angel理想的殿堂。而为了有一个沉浸式的备考环境,2018年8月,Angel在“中传”附近租了一个不足10平米的次卧,月租金1500元,“那个朝北的屋子,给人感觉很逼仄,很难接触到阳光。为此,我还买了一个紫外线落地灯,给自己一点快乐和能量。”

  在接下来的4个月里,Angel没有任何收入,生活也过得很朴素。但在学习方面,却如同上了“发条”的陀螺,不停地旋转。

  “我借了一张‘中传’的校园卡,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7点半起床,不到8点就已经到了还没开放的图书馆门口去排队,为的就是能占到一个靠近插座的位置。晚上,图书馆9点45清场,我一般会呆到最后一刻,然后在回公寓的路上,通过手机App听一听与考研相关的时政新闻。”

  后来,在App上听新闻的经历,让Angel押到了考研题——“关于改革开放40周年的内容”。

  回忆起备考的经历,Angel很感激再次回到校园读书的经历,“那段时间,优化了我的学习习惯,同时也磨砺了我的意志。”Angel直言,漫长的4个月,几乎都是一个人度过。因此,孤独感伴随了她整个“二战考研”的过程。

  比起孤独感,压力才是Angel更“恐惧”的东西,“那段时间,我经常在凌晨左右因为疲惫和压力,埋在被子里哭。”

  Angel透露,成年之后再未长痘痘的她,备考期脸上却爆满了痘痘,“甚至还出现了耳鸣的症状,不过这些都在我考研结束半年左右,就都消失了。”

  尽管最终Angel未能如愿考上“中传”,但也考上了一所位于南京的大学的新闻传播系。该院校的非全日制课程安排是,周末全天上课,工作日部分学期上课。

  在成功“上岸”的同时,Angel也顺利在北京找到了工作。2019年9月,研究生第一学期开学,Angel就过上了“迁徙”般的生活,即,每周五傍晚乘坐高铁离开北京,奔赴南京。在南京上一整个周末的非全日制研究生课程,周日再搭乘晚7点的高铁回京。

  而为了能在周日晚上尽量早的休息,Angel将租住的公寓从单位附近搬到了北京南站。为了不耽误工作,她经常会把去杭州、上海的出差行程安排在周四、周五,然后拐道去南京,周日再回北京。

  “我是那种周末闲不住的人,读研期间,周末上课的那段时光,刚好填补了我的焦虑和不安。相比累,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充实和快乐。” 因为许许多多个周末,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Angel直言,甚至一度觉得周末就是在工作之余的度假。

  2020年,受疫情影响,课程改到了线上,Angel免去了两地奔波的通勤之苦,也不需要担心打卡的问题了。

  不过,自2020年11、12月份论文开题以来,Angel的论文写作过程也同样艰辛。为了完成长达4万字的论文写作,她在花费了整整1年时间。前半年,她边工作边搜集资料、整理数据,并完成了前5000字的写作,之后,为了加快写作进度,她在6月请了一个月的无薪假期,并且在复工后的7-9月里,完成了剩下的3万字。

  “写论文的挑战,不仅在于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更多的是思路方面的瓶颈。” 据Angel透露,她原本写到第三章时便没了灵感,在导师的指点下,将第三章拆成了四章来写,文章结构才随之清晰。

  今年年初,修完了所有课程的Angel,回到学校参与了答辩。在学校修改了半个月论文的同时,也远程完成了北京的工作。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我不但收获了知识,还保持了读研期间定量的阅读习惯,这种状态让我觉得内心很丰盈。”

  与Angel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新闻传播系的在职研究生小橙,对于读在职研的渴求,比一般人更加强烈。

  “我读研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能走出苏北的小县城,奔向一线城市,过上和上一辈截然不同的生活。”小橙直言,父母学历都比较低,再加上从没出过县城,思想极其传统,对女孩儿的高学历一直抱有偏见。

  然而,尽管父母不太赞成她继续深造,还是帮她交了本硕的学费,这也让小橙接受高等教育的愿望成了可能。

  在南京读研一、研二时,小橙靠着每月3000元左右的媒体编辑工作,维持工作、学习需要的全部开支。好在当时小橙住在学校里,住宿费一年也只需1500元,省去了房租这个最大头的开支。

  去年6月,为了恢复应届生的身份并参加今年的校招,小橙辞掉了工作,停了社保、公积金。但为了能够再挣一些生活费,同时积攒一些工作经验,她在6-9月的三个月时间,前往上海,又找了一份在上海的实习工作。

  尽管实习的工作工资更低,但好在还有收入。但到了10月,两年半学制的研究生进入毕业季,即将面临着答辩的小橙,不得不把实习工作也彻底辞去,全力以赴。

  彼时,毫无进账的小橙,靠着些许积蓄,在上海出租屋准备答辩。两个月后,进入答辩阶段后,小橙本以为“入不敷出”的日子即将结束。但事实上却是需要留校修改论文,此时小橙已经无力支付住宿费。

  “从那之后,我的生活费全部是东拼西凑而来,靠着朋友们的接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前期边工作边写论文,进度比较慢。后来,答辩之后,论文的修改难度也比我想象的要大。”就这样,在学业、工作、以及经济负担和对未来的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多重压力下,曾经在研一、研二健身瘦了30斤的她,到了临毕业的大半年,体重竟然反弹了50斤。

  “我曾经希望进一家500人以上的快消公司做广告营销,但在应聘时却屡战屡败。” 小橙感慨地对燃次元表示,一些企业对于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态度显然不如全日制那般友好。之后,小橙改变了策略,不再局限于大公司,也投了不少人数相对较少的企业。

  大半年的求职受挫之后,小橙终于在7月上旬盼来了上海心仪公司的offer。

  小橙表示,在职研的学习经历,已经带着她走得比之前远了很多,“工作内容的变动,从南京到上海的变动以及学历的提升,使我的月薪从3000元涨到了9500元。” 小橙心满意足的表示。

  与Angel与小橙不同,夏芃考研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初战失利,还因为突然对心理学生产生的兴趣。

  2014年,新闻专业大四在读的夏芃,第一次奔赴了考研战场。那时候,清华大学作为她心中的一座丰碑,早已成为了考研的目标。然而,“一战”考研,她以毫厘之差,错过了理想学府新闻专业的录取分数线。

  直到2021年6月,在互联网公司做运营的夏芃,因巨大的工作压力,萌生了学习心理学,进行自我疏解情绪的念头。加上挥之不去的“清华梦”,夏芃毫不犹豫地报了成人教育培训机构的心理学考研培训课程,准备“二战”清华。

  然而,多年前的考研经历,让夏芃对自己的第二次考研并无充足的信心。而6月才报名参加考研培训的夏芃,其班级课程其实早在2月份就开班了。为了赶上教学进度,夏芃自报名之后,每周末会两倍速地听三个小时课程。而听完一节课的正常播放速度是2个小时,这样,她每周就可以学习3节课。

  不久之后,夏芃就赶上了直播的教学进度。无论是直播还是回放,她都会边听边记下重要的知识点。

  在互联网企业担任运营,过的是996的生活。进入备考阶段后,夏芃的生活也不例外。

  在6-12月的半年里,夏芃每天早上7点起床,在上班前会边吃早饭,边备考近1个小时。然后打车去单位。在通勤的路上,她下载了一个考研刷题的App,每天往返的路上都会做许多历年的真题。午休时,几位同事照常邀请她一起打乒乓球,她都一一婉拒,挤出时间用来温故知新。晚上到家,夏芃吃完晚饭就又开始埋头苦学,到晚上12点左右熄灯休息。

  即便是在去年国庆期间的贵州旅途中,夏芃都打印了一沓复习材料。“那时候,男朋友在贵州租了一辆二手车,他驾车带着我自由行。贵州的景点之间都隔得很远,每天大概要开3、4个小时。在这期间,我就会在男友开车时,在车上背背政治复习资料。”

  夏芃表示,当时自己把年终总结递交给了领导,但领导却极度不满意,并把自己训斥了一顿。“想到第二天马上要考研,那种紧张、委屈交织的感觉,终于让我绷不住地哭了一场。”

  2月底,夏芃收到了出分短信。满分500分的研究生考试,她考了410分,“那时候,我的手都是抖的,我拽来身旁的一位同事,掐了她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后,才确定这次真的成功了。” 夏芃表示,往年清华大学心理学的研究生录取分数线分让她觉得自己不但上了线,应该还在笔试成绩中位居前列。

  后来的排名如夏芃所料,其心理学笔试成绩考了全国第二名。在面试已经顺利通过的前提下,夏芃如愿成为了清华大学的一名在职研究生。